我给央视做了一条公益片
2017-04-17

父亲去年5月做肾结石手术。

虽是微创,我还是请了两天假,回广州陪同。

父亲是个坚强的人,跟他那一辈人一样,从不把苦难挂在脸上。

他终于还是没有在手术前夜睡着,母亲说。

我安慰他,怕什么,微创手术,安全得很。

我甚至假装若无其事地说,这种小事,就像出门口抽支烟那么简单。

然而,当护士让我签手术同意书时,我还是迟疑了好一会。

世界上哪有绝对的安全手术!麻醉会出意外吗?会大出血吗?主刀医生会开小差?术后会有并发症吗?



医生说,大概一个小时。

我、母亲和妹妹仨在等候室里默默地坐下。

一个小时过去,没有出来。

两个小时过去,没有动静。

我们着急了,一直坐着的母亲站起来,我在走廊里来回踱步。

三个小时过去,还没有出来!

大家有点抓狂,到底出什么事?发生意外了吗?开始被想象力迫害。

突然远处有人嚎啕大哭,手术失败,家属精神崩溃,撕心裂肺的哭声让我们汗毛直竖。

四个小时过去,手术室的大门依然紧闭,母亲眼神里充满焦虑和无奈。

四个半小时,父亲终于被推出来,安然无恙。

母亲高兴得像个小姑娘,手舞足舞。

结石尺寸太大,一直无法被激光打碎,几个医生轮流上阵,费了好大劲。

等四个半小时,就急成这样,可有些家属等了三四年,那又是怎样一种痛苦?

他们等待器官移植。

从2015年起,我国停止使用死刑犯的器官进行移植,捐献率仅0.03/100万,每年只有几千人有幸接受器官移植。

我国每年需要器官移植的人超过150万,同时每年以10万人以上的速度递增。

多少人等不到就离开了人世。

5月父亲做完手术,6月,我还在DDB,接到央视的两份公益广告简报,“关怀抑郁症”和“器官移植”,二选一。

我毫不犹豫选择后者,此事人命关天。

受主办方邀请,我到央视参加了主题策划会,跟国家卫计委、红十字会器官捐献管理中心、器官移植医生、器官捐献协调员等多方专家讨论交流,获益良多。



记忆最深的是,陈忠华教授说,“不搞道德绑架,鼓励大家捐,也尊重人们不捐的自由”。

央视的李怡主任补充说:“不要恐怖诉求,捐献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。”

这就意味着这支片子,要做到点到即止,又扣人心弦,才符合国情,民心。

主办方透露,将有十几家公司提交创意方案。

救苦救难的善举,做了再说,何必计较输赢。

现在你也知道了结果,我们的方案拔得头筹。

7月,我离开DDB,加入F5。10月底,片子拍摄制作,回去监督前期和后期。


《心跳篇》被赋予海量播放资源。三个版本,90秒,60秒和30秒,在CCTV全部16个频道全部播出,播放时间长达1年!器官捐献兹事体大,政府相当重视。



社交媒体方面,单单”央视新闻“的微博迄今就收获1176万的播放量,25780个点赞。此外,还得到人民日报、澎湃新闻、暴走漫画、环球时报、凤凰卫视、中国日报、广州日报、中国新闻周刊等媒体转发。

6月的一个清晨,我躺在床上半梦半醒,这个idea突然降临,直觉告诉我,它会打动人心,伸手拿起手机,潦草地记在备忘录。

回到公司,我马上找到制片Cherry,和盘托出,她说,虐心,很虐心!

为什么会想到这样一个点子?我想来想去,大概是过去看过这则新闻。


所以说,创意来自你看的每一本书,读的每一个帖子,听过的每一个故事,你经历的一切。


由于小演员只有6个月大,拍摄过程并不轻松。这也是央视广告首次选择这么小的演员担任主角。



感谢央视,感谢前司DDB,也感谢F5的同事,允许我溜出去几天,帮别家拍广告。

花絮:

1、 现场还有一个备份的小演员一直守候,他没有机会出镜,感谢他!

2、 第二个演员是老奶奶,选中的演员商业味道太浓,出镜效果不佳,临时替换成备份小演员的亲奶奶。

3、 原计划拍两天,导演精益求精,要求拍三天,制作公司观池不计成本。

4、 六个月的小演员,每拍十几分钟就得休息一个小时。

5、 饰演受捐大叔的是一名三维动画设计师。

6、 音乐换了几个版本大家都不满意。

7、 尽管片子在去年11月就完成了,央视还是决定在清明节前播放,认为更合时宜。